09

Oct

日子

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了,在这段时间里我从浙大华家池外边9平米的小屋搬进了一个叫浙工大的约20平米的学生宿舍,浙大和浙工大仅一字之差,但对很多人来说却是梦想与现实的差距,当然也包括我。不过总而言之我又去念书了,又住在有上下两层的宿舍,又有了同进同出的三个室友,又在一二两节有课的时候起床就特别困难,又把每天......

13

Aug

残酷的眼睛和极富浪漫的内心

Part 1

今天清理邮箱的时候发现了blogbus发给我的一封邮件,解释了大巴一直运行不稳定的原因,读罢心底泛起一阵感动,我算是大巴最鼎盛时期的用户了,之后的登陆错误,排版失真,广告轰炸,以至对他的喜爱度每况愈下,到最后没有激情再在上面留爪。在可以有大把时间不睡觉的日子,我几乎是将每个黑夜都交付......

14

Jul

九溪之绿

源于十几年前的一篇小学课文,让我记住了杭州的九溪。这周本应现身于舟山的某个海岛,却由于台风的提前光顾,只把我困在了杭州。

野马奈何无去处,按捺不住骚动的心,于是打定主意去了时时念起的九溪十八涧。这是一次无准备的旅程,穿了不合适的鞋子和衣服,但还是影响不了亲近大自然的乐趣,它的每一处生灵都让我感到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