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这条路 一直朝前走

按照程序化的烧水,化ConA,换笼子,洗笼子。忍受鼠臭,把水开小,以免溅自己一身。用手套抹去冲洗不净的,倒上热水,将小黑鼠放在热水上蒸桑拿,直至其双脚通红上蹿下跳。把它揪出来,罩在研钵下,压住尾根,等到尾静脉扩张充分时给上完美的一针。

这就是今天我5点整下班后干的事情,手法娴熟以至于可以在半自动化下完成。只不过在冲笼子时候我不开心了,我不喜欢这种味道,也觉得没有人会喜欢,我不喜欢我的工作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不想干这些味道不好闻的事情,但是,我可以拒绝鼠臭,我却拒绝不了β-巯基乙醇、乙醚,以及让眼睛闻了会泪流不止的福尔马林。

很有可能接下去我的大半辈子会和这些味道特别的家伙相伴相随,也许他们也会在无形中改变着我以及我未出生的宝宝。在给鼠崽子们倒水喝的时候,头脑中的radio又开始给我播歌了。一般我会给笼子们摆整齐,喂好食物,装上满满的一瓶水,然后蹲着,若有若无的看着他们抢食物、撕咬、飞檐走壁或安然静卧,我并不觉得它们可爱或者可怜,尽管笼子上标明了他们的死期。蹲累了我就站起来,开始下一个味道工程。

其实大概或许可能我是不喜欢的吧
我不喜欢自己整天忙忙碌碌却还是被当个没事人那样
我不喜欢开展实验的同时还要留意好实验室的存货问题
我宁愿养我的小鸡仔小鸭仔也不愿养老鼠仔

我喜欢没人的时候跑到18楼,打开窗,将自己尽情暴露在微风中
那是我最爱的地方,曾想过和最爱的人一起欣赏眼前激动人心的美景
但事实却是每次都和吴老师无言相伴

(以下是今天上18楼跑流式时拍下的落日)
Image Title
奉上脑中的旋律

达摩流浪者
——-万晓利
(歌词隐去)

晚安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