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bye

一觉醒来已是下午4点半,昨天结束了在浙一最后一天的工作,开始想念陈尼玛和小凌子。接下去将会是一个艮长的暑假,ZZ说好来吃扇贝王却没来,倒是和亲爱的去吃了心心念念的许府牛杂。
暑假第一天有些混乱,没日没夜的睡觉,该去记念些什么呢?总有一些人是因为人为因素而不予纪念的,能在一起的,就应该珍惜。和陈尼玛的故事有些曲折,有些惶恐,和小凌子只相处了2个月,情义却要深很多。以及传染科很多熟识的人,某一天会记起,XX似乎很久没看到了。还有小老鼠们,仍旧在一代代的繁殖下去,用之不尽。
睡醒了,昨天发现一个码农新制的播放器,当痛仰的歌循环播放时,我俨然变成了一个痛仰粉,但是独自的快乐能否冲淡孤独的悲伤呢?此时想起《荒野生存》中的一句话:如果你认为人生的快乐主要源自人际关系,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上帝将快乐赐给世间万物,快乐无处不在。
而体验是快乐最直接的源泉。

(相片与歌都来自电影《荒野生存》)
这货用生命告诉了我happiness的本意,也在每个惶恐的午后给予我坚持的力量。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